今天是: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
| 天气预报:
 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风土人情

藏历木羊年说羊

发布于:2015年2月16日

编者按:羊是藏族民众离不开的物种,它既是美食,也是一种生活。随着藏历木羊年将至,西藏的年味也越发的浓厚。中国西藏网在节前与读者聊聊西藏与羊有关的习俗和宗教。

随着藏历木羊年将至,西藏的年味也越发的浓厚。办年货、请经幡、买新衣,成为人们的乐事。很多传统被完整地保留下来,人们怀念着过去,期望着未来。在西藏或者藏区,羊不但给人们带来了食物,也给人们送来了快乐和能量。


放生羊

放生羊:羊中的萌宠

羊在西藏也享受着特殊待遇。在转经路上,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老年人牵着一两只肥壮的羊转经。主人待它们就象对待熟悉的老朋友一样,跟它们说话,嗔怒地“责骂”它们,爱怜地“教导”它们,这就是放生羊。放生羊一旦赎命后,就成了羊中宠羊。

家中有病人或老年人想赎羊放生时,就向羊群中投掷自己的一件衣物,落在哪只羊的身上,那只羊就成了放生的羊,决定赎羊时一般忌讳挑拣。选定了要赎的羊,放生仪式也就开始:把屠夫找来,让他做宰羊时的一切动作程序,将要动刀子时,主人过来阻拦,拿出钱把羊赎过去,然后在羊耳上缀上蓝、白、绿、红、黄五色的耳缀,其排列与五色经幡相似。这样,一只羊的命运就彻底改变了,成了终生被保护的羊。它离开群羊,以糌粑为主食,养得肥肥壮壮,唯一的使命就是陪主人转经,一直到老死,也有些放生羊,可以牧放在野外。

很早以前,还有一群羊享受着跟放生羊差不多的待遇,甚至优厚于放生羊,它们被称为“古塔”,大约有几百只,它们放养在山南朗杰雪扎西林村,是专门给达赖喇嘛织氆氇提供羊毛的绵羊。据说,这些羊经过活佛的加持,别人视它们为圣物,对它们爱护有加,即使啃吃庄稼也不会遭到棍打吆骂。过去,西藏地方政府的“译仓列空”每年都要派一名僧官住在那里,监督农奴放牧圣羊,不许宰杀食肉。这些羊终生受到优待,在扎西林自由自在,直到老死,死后还有喇嘛念经超度灵魂。


雍和宫唐卡骑羊护法神

骑羊护法神:藏传佛教中世间护法神

骑羊护法神是个铁匠,叫守哲黑铁匠神,藏文名叫“唐坚噶瓦那波”。他头戴笠帽,身穿外套,脚上着靴,骑在一头曲角长鬃的红山羊身上,右手高举着铁锤,左手拿一具虎皮风箱。这些铁匠炉的工具也是他护法的武器,而那头大山羊是他生命的依附之处。据说帮护法神拉风箱的是一位女神,名叫觉姆贡巴,意思是跛脚尼姑,护法神是个黑脸,面目狰狞,十分凶猛,他负责保护胜乐宫殿的安全和朝拜卡瓦格博的人们,使人们不受外魔的侵害。

骑羊护法神最早为宁玛派供奉,后为噶举派重视。在北京雍和宫、山西五台山藏传佛教寺庙里,都有骑羊护法像。


藏历新年佛堂必不可少的羊头,代表六畜兴旺 摄影:张丽娜

羊头:新年供品

在藏历新年期间走进藏族人家,新年的供品让人眼前一亮,这些供品大都是食品和饮品,每家每户没有什么不同,只有羊头比较别致,有的人家供的是真羊头,有的人家供的是仿羊头。

羊头在新年占了这么重要的位置,这可能与苯教的上供有关,或许这是藏族对羊的图腾崇拜。

羊头之所以在新年时作为供品摆上供桌有两种说法:一种说法是,羊头在藏语中叫“鲁古”,与藏语中的“年头”一词谐音,因而就成了新年供品;一种说法是,过去雪域高原有很多猴子,过年时,家中的供品要遭猴子偷吃,为了避免猴子偷吃,有人想出了一个好办法,把羊头摆上供桌,猴子惧怕羊,就再也不敢来吃供品,从此形成了新年供羊头的习俗。

孰是孰非,无从定论。然而,在西藏日喀则一带,羊头不仅在新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,而且羊在新年以不同的形式粉墨登场,新年大餐几乎就是用一只羊的各个“部件”做成的。

绵羊:运输盐巴很辛苦

过去在西藏,羊承担着运输的重任,小小的绵羊背负着重重的褡裢,有时排成长队,有时葡匐而行,走过崎岖的山道,穿过荒凉的大地,把牧区的盐驮运到农区,又把农区的青稞和麦子驮运到牧区。几百只甚至几千只绵羊的褡裢,牧人无法每天一一卸下,褡裢一搭到羊身上,一个多月就不能离身。夜里,有些聪明的羊找凹地休息,把褡裢放在高处,身子蜷伏在凹处稍微轻松一下。到了目的地,牧人解下褡裢时,有的羊身上的皮也会一同掉下来,羊的背部血红血红的,让人看着心疼,由此人们对食盐也就倍加珍惜。

来源:中国西藏网